西甲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三百八十四章 御所·论剑(3)

2020-02-14 10:5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三百八十四章 御所·论剑(3)

“特训的时候,你我斗法上百次,你可曾有一次担心过你的剑气会被老爷我震裂?”

这个问题根本无需多想,孙苏合直接摇头答道:“从来没有。”

“为什么?”狸华老爷追问道。

如果要问为什么担心某事,答案不难给出,可是要问为什么不担心,从没想过的事情可不容易回答。孙苏合沉吟良久:“唔……一种自然的感觉吧,或者说……是一种自信,一种斩却一切阻碍的自信。除非被彻底打爆,直接烟消云散,不然便要锐不可当。况且剑气本就是介于虚实之间的无形之物,又怎么会被震裂?除非……除非我的剑意在直面他的武道意念时竟然未战先怯,以至于剑气不稳出现裂痕,可是……”

狸华老爷哈哈大笑:“可是你小子胆大包天,整天跟老爷我没大没小的,不但如此,甚至连‘天灾’的虎须也敢去捋,要说会怕了这位谪仙人,老爷我第一个不相信。”

狸华老爷饮了口牛奶接着说道:“阳刚血气为媒,一啸之下,以自身意念强行侵蚀对方道术。这种粗糙的招式对付道行浅薄或者没胆的家伙或许有奇效,但是要想令你这臭小子的剑意屈服却是天方夜谭。所以不是你的剑意未战先怯,而是恰恰相反,受他的武道意念一激,或许你自身浑然未觉,但是你的剑意却自然高昂,以至于剑气再也承载不住这份剑意。出现震裂不稳的状况。”

“竟然是这样!”孙苏合细细回忆当时的情况,愈想愈觉得大有道理。可是旋即疑惑又生:“狸华老爷,那为什么我们斗法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呢?”

狸华老爷佯装生气,一拍榻榻米吹胡子瞪眼地说道:“因为你小子好没良心。跟老爷我打的时候全无顾忌,次次拼了命来,眼神都能吓死猫了。喵的,心与意合,当然可以挥洒得淋漓尽致喵。”

孙苏合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反正我豁尽全力也不可能伤到老爷你一根毫毛嘛。”

“嬉皮笑脸。”狸华老爷飞起来在孙苏合脸上擂了两记喵喵拳,这才接着说道:“你骨子里有一股纵横睥睨锐不可当的气概,就像你的剑意一样,这是伪装不来的。可是你小子偏偏有时候又像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所以我说你是输给了你自己,不是你的剑意未战先怯,而是你的心怯了,你心里始终还是不愿妄动杀机。”

“什么小姑娘,哪有?”孙苏合坚决否认,他挠了挠头说道:“我承认我确实不愿妄动杀机,可是那又如何?”

“犹豫掣肘,心意不谐,剑气又怎能如意?”狸华老爷说道:“尤其是你小子道行尚浅,意念修为最多最多也就只能说一句马马虎虎,按理来说是不可能驾驭得了天道行的。可是你居然能把握到剑意神髓,还能用繁复精细的魔法以巧御之,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你的剑太精致了,精致得不像是剑。”

“来,陪我共饮。”狸华老爷运起念力,将一杯牛奶飞到空中,杯子微微一颤,似是在拱手致意。孙苏合不明所以,但也抱起大桶牛奶回了一礼,然后陪饮了一口。

狸华老爷笑着飞在空中呷了一口牛奶,说道:“老爷我以牛奶代茶,送你一则《南方录》中的问答。或问千利休曰:‘茶事之际,客与主当以何心相待?’利休答:‘自然心相协,则茶好;努力使心相协,则茶不好。’小苏合,你能得其中三昧吗?”

孙苏合沉思良久:“自然吗?如果我的意念修为足够高深,御使‘剑胆’之时就能水到渠成,不会有此尴尬,可是这是日积月累的水磨功夫,短时间内也没办法提升啊,真是头疼。”

狸华老爷不禁笑道:“你这话说得也太狂了。一般情况下,身负天道行之人就算苦苦修行数十年也未必能够驾驭得了,几个月时间,连道行觉醒的毛都还摸不到呢?你这话要是给他们听见了,非得狠狠揍你不可。”

“我这不也是被逼出来的嘛。”孙苏合无奈地说道:“一般情况下,哪有人像我这么倒霉,‘天灾’都撞上好几次。”

“还不是你自己胆大包天老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不过老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笨蛋。”

“略略略……”孙苏合吐了吐舌头,扮了个哭笑不得的鬼脸。

“我虽然能够御使天道行,但是还远远达不到圆融自在的境界,如果我能够将剑意把握得更加深刻的话,或许……哎,可惜这更没有法子可循了。”

狸华老爷说道:“单以剑意来说,你已初具登堂入室的气象。到了这个境界,旁人已经帮不了你太多,这正是道术魔法区别于科学的地方,没有办法像科学研究一样直接依循重复,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要想更进一步真正将天道行御使得圆融自在,只能依靠你自己的领悟了。”

“哎……”孙苏合躺倒在榻榻米上,挠了挠头发,苦恼地一声长叹。心与意合方能挥洒自如,可是,对上花火的时候能做得到心与意合吗?孙苏合难以回答这个问题,他只知道届时一旦心生纠结剑气不稳,原本就很渺茫的成功几率恐怕立时便会无限趋向于零。

“咦,这不是‘天丛云’吗?”狸华老爷忽然飞到孙苏合胸口,看着他右手腕上的编绳手环问道:“小希怎么把这个也给你了?”

“这个吗?”孙苏合晃了晃手腕。“玉婆婆借我的,说带着这个去见她就能一路畅通无阻。”

“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呀?”狸华老爷问道。

“嘘。”孙苏合伸指竖在唇前:“都说了是悄悄话了。”

狸华老爷没奈何地撇了撇嘴,忽然念力一收,一屁股坐在孙苏合胸口上。

“又来!”孙苏合只觉得泰山压顶,肺里的最后一丝气都快被挤出来了。

狸华老爷一副全然不关他事的样子,喵了两声,摇摇尾巴,转身准备开溜。

孙苏合右手一撑,起身就要去揉两下回来。

“对了,小苏合,你有接触过真正的剑吗?有抚过剑刃吗?有弹过剑脊吗?可曾仗剑起舞?可曾为剑所伤?你的皮肤,你的骨肉,你的鲜血,有没有感受过那三尺青锋?”狸华老爷忽然扭头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孙苏合收回伸到半空的手,仔细想了想

,他最多只耍过公园老太太健身的那种太极剑,不过那只能算是一根薄铁条,根本算不得是剑。“我好像还真没有接触过真正的剑诶。”

“喵哈哈,连剑也没摸过,却能把无形剑气使到这种程度,说出去真不知道要气煞多少人。小苏合,你可真是太幽默了。”狸华老爷大笑着寻了张便笺,在下面写下一个名字和地址。

“你去八岐洞天的话,可以找他要一柄真正的宝剑,舞也好,斩也好,摸也好,甚至舔也好,一定会对你这柄浑然天成的天剑有启发。记住,就说是老爷我让你去取的。这家伙小气得很,可别被他拿破铜烂铁给糊弄了。”

孙苏合接过便笺看了一眼,犹疑道:“狸华老爷,行不行啊?真的没问题吗?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知不知道你上一张便笺差点害我被打死半条命去。”

“她……芙蓉……她怎么说的,你还没和我说过呢,快快,快仔细同我说说。”

孙苏合于是将自己在雪公馆的经历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哎……”狸华老爷落寞地长叹一声,垂着尾巴缓缓向门口走去。

“小苏合,用过早餐再见吧,我在御苑的白云神社等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