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天庭农庄 第四百二十九章 启程

2020-02-14 17:2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农庄 第四百二十九章 启程

步轻云大惊失色,面露歉意:“对不住了二位,没想到还是被这人追来了,恐怕要连累两位了。”

“造孽啊,造孽,我一把老骨头死了就死了,但是我的女儿今年才七岁,这可如何是好、”张太公捶足顿胸。

步轻云面露歉意,他说道:“还请太公放心,只要我在,我绝不会让这人伤你们一根毫毛。”

韩宁在屋中坐的时候早就感觉到了两人的到来,现在这步轻云把和黑风门的战火引到了这里,这又是一个麻烦事情,不过步轻云显然不是屋子外面人的对手,这下不想动手也得动手了。

屋外,黑衣人一阵大笑之后

,眼神瞬间锐利起来,他抬起手掌聚集灵力,一团黝黑的能量在他的手掌前聚集,这能量涌动间,四周飞沙走石,狂风骤起,十分的恐怖,他说道:“步轻云,你这个胆小鬼,就准备躲在这屋子里吗?哈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罢,他的手掌猛然推向茅屋,那团夹杂着毁天灭地能量的光团迅速冲向了茅草屋。

眼见茅草屋就要被这团能量炸成齑粉,忽然屋里一股无形的能量冲出,在和黑色的能量团相遇以后,这黑色的能量竟然消失无形,接着一个声音传来,“这位朋友,既然人家不愿意去你的门派你又何必赶尽杀绝,何况这草屋中还有一家老幼。”

黑衣人见自己的法术眨眼间就被化解,心神震动,他没想到这茅草屋里居然藏着一位高手,否则只是凭借步轻云怎么可能有这等本事。

“前辈,这只是我和步轻云之间的恩怨,是我们黑风门的事情,还请前辈不要插手。”想到这里是黑风门的地盘,黑衣人瞬间又淡定了许多,出口说道。

屋子里,韩宁冷笑了两声。“不管你是黑风门。还是白风门的人,这件事我管定了。”

步轻云现在已经是痴傻状态了,他本以为韩宁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想到韩宁口气这么大。而且刚才不知道使用什么法术,很简单地就化解了黑衣人的法术。简直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他对这位和他年纪相仿的人,再也没有任何轻视。

韩宁的话让黑衣人一阵恼怒,“前辈。你可是黑风门的地方,你可以考虑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不然呢?”韩宁淡淡说道。

“那我就只能回去禀报我的师门长辈了。”黑衣人霸道地说道。

这个时候步轻云对韩宁说道:“前辈。这个地方得去是黑风门管辖,我们不宜招惹,你们还是不要管我了。”

韩宁摇了摇头。“你自己都说了,黑风门同样不会放过我们的。不要担心,我们只在这里住上一宿,明天就离开这里。天高地远,管他什么黑风门。”

张太公点了点头,“这次看来,这里是没法住了。”

屋外,黑衣人面色不停变幻,虽然他很想动手,但是很顾忌屋内的人,但是就此离开他又十分的不甘心,万一步轻云跑了,掌门怪罪下来,他可就要受罚了。

想到这,他的右手一番,一枚玉符出现在他手中,这是掌门临走前给他的,内含法术神霄天雷法术,即便是元婴期的高手也能瞬间被重伤,思虑片刻,他抬手就玉符扔出。

如果这屋内的高人在元婴期一下,那么瞬间这人就被雷术打死,要是又防御住了,他就用遁术逃回门派求援。

玉符飞出,黑衣人立刻远遁,只是让他惊恐的一幕出现了,被他扔出去的玉符忽然弹了回来,眨眼间到了他的面前,瞬间,神霄雷法启动,天空中瞬间降下三道神雷,黑衣人闪躲不及被雷术击中,从天上掉落下来。

“哼,雕虫小技。”韩宁撇了撇嘴,对步轻云说道:“那黑衣人死了,你可以走了,张太公我准备去大梁国都,你有什么打算?”

步轻云感知到了外面的雷术,交手的时候他基本上摸清楚了这黑衣人的实力,而这雷术的强度下,他是万万不可能活了,听到韩宁的话,他向外走去,犹豫了一下又走了回来,“前辈,我可以追随你吗?”

“追随我?”韩宁奇怪地看向步轻云,“为何?”

“我见前辈和我的目的一样,都是想要去投靠明主,既然志同道合,为什么不能一起行进呢。”步轻云厚着脸皮说道,他是一个散修,而散修结队是很正常的事情。

张太公和韩宁对视一眼,张太公对韩宁说道:“这也有道理,也许还能多个帮手。”

步轻云面色一喜,感激地看向张太公。

危难见真情,生死时刻,步轻云还不忘保护二人,可见这个步轻云是个靠得住的人,韩宁初来乍到,要是有个跟班的倒是也不错。

“既然这样,我就看在张太公的面子上了。”韩宁说道:“对了,张太公,不妨我们一起走吧,那人死了,黑风门必然是要来找你的麻烦的。”

步轻云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既然大家都是志气相投,不如就一起走。”

张太公犹豫了一下,他只是一个凡人,不可能对抗黑风门,目前最安妥的方法就是跟着韩宁去大梁国都。

“待明日我的孙女醒了,我们就一起出发吧,只是还请二位不要嫌弃我年老体弱。”张太公说道。

步轻云连连挥手,“不会,不会。”,看见韩宁忽然傻笑起来。

韩宁无奈地笑了笑,“那这样,我们就明日出发。”,虽然仙缘大陆上修士众多,但还是有很多君主任用文人的,韩宁倒是也喜欢张太公一路同行,一个人终究百密一疏,有个老人指点,可以少点错误。

三人议定这件事,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张太公的孙女小瑶醒了,见到韩宁和步轻云都是十分的警惕,一直躲在张太公的后面。

步轻云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只鸡腿说道:“小妹妹,饿了吧,这个给你吃。”

张太公和孙女一向清苦,小瑶见了鸡腿顿时流下了口水,得到张太公的允许以后,接下鸡腿狼吞虎咽起来。

韩宁这个时候说道:“我们走吧,宜早不宜迟。”

小瑶有了鸡腿吃,一路跟着爷爷,看向韩宁二人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张太公早就收拾妥当了包裹,说道:“我们这就走吧。”

步轻云点了点,拿出一把一尺长的青色小剑,打了几个手决,这小剑迎风而涨,立刻变成了一把两米长的阔剑,他一把跳上大剑,说道:“小瑶,我来带你。”

“你倒是挺会偷懒。”韩宁说道。

步轻云立刻说道:“前辈,我法力低微,实在不能带太重的,不然就怕半路上灵力不足,从天上掉下去。”

“好吧。”步轻云的修为一看就不是很高的那种,韩宁也能理解,本来他想使用腾云驾雾,但是看见步轻云的飞剑,觉得还是入乡随俗,不然容易被人注意。

于是他从戒指中也取出一把飞剑,手一点,飞剑迅速长大,也有两米多长。

步轻云露出羡慕的神色,韩宁随便拿出一把飞剑就是极品的灵器,比他的飞剑强太多了。

大梁国是五大诸侯国,地域宽阔,单阳城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从这里抵达大梁国都至少也有一千万里的路程,这可是一个漫长的路途。

要是张太公自己走,一辈子都不可能抵达大梁国都了,即便是修士从这里出发抵达大梁国都也需要数个月的时间。

步轻云带着小瑶,韩宁带着张太公,二人冲天而起向大梁国都而去。(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