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破纹夜 第二百零一章──千机箭

2019-10-12 18:50: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纹夜 第二百零一章──千机箭

第二百零一章──千机箭

那根金属外形很古怪。

拳头大小的粗幼,但却很短,看起来就像一根粗粗的、短短的小箭。

那根小箭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快,至少足以让梦诗从容的刻划出壁牢。但是徐焰面上仍然平静,低声道:「散。」

彷佛刚巧、更像是计算在内。

那根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短箭,却是戛然的一分为五!

而在梦诗愕然之下,那分成五根小箭的金属再次分散,每一根再次散成十根。

五十根小指粗幼的细针,瞬间与梦诗所刻划的壁牢碰撞在一起!

滋滋滋滋……

无数道气化的声音响起。

由【焚天功】刻划出的【壁牢】具焚天之势,无数根小针只是落在纹图上的瞬间便被汽化成铁水。只是细针实在是太多,而那些细针却像是有生命般,在分散过后却又会划出弧度的向着目标中心飞去。

终于还是有五六根细针落在梦诗的身上。

「哼……」梦诗低哼一声,应声倒地。

而身后的那些左家弟子更是看得鸦雀无声,目瞪口呆。

刚才他们还一个个冷笑不屑,心中认为这等攻击能够被轻松闪避!

现在呢?

若不是梦诗挡在前头

,徐焰倒是没有夸张,单是这一击便足以击中身前的数人。左狂澜强烈冷笑:「那又如何?单是这等平凡无奇的细针,哪怕全中也不会致命。」

而这个想法,同样是梦诗的想法。

梦诗在还未进炼心洞之前,是被认为天才的纹者。所以早早便接受了纹者的教导。哪怕现在她是纹师,其身法也是一等一。虽然数根细针打在她身上,但在她下意识的反应之下,尽数没有落在要害之上。

而怎么看,那个圆筒也只能发射一击而已。

正当梦诗暴怒之下想要刻划纹图教训这个竟敢伤了自己的乡巴佬之际,她却再次愣住。

纹力……催动不了。

虽说纹师是借助天地之力刻划纹图,但是也需要自身的纹力,以对天地之力进行沟通。若自身纹力用尽,是无法刻划纹图的。此刻,梦诗首次感受到这种感觉!

「你……有毒!」

梦诗甚至感觉到自己越发衰弱,身体都快要站不起来。以往强大而充实的力量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虚弱。

徐焰也是清醒过来,内心暗自后悔,自己竟然跟一个小妮子较真。

但心底里,他也是庆幸。

他制作出来的,是虚弱版本的千机箭。毕竟他本来就没打算真的伤了左家那些孩子的性命。而为了不伤害那些孩子性命又能起震慑作用,他便在当中淬了同样在园子中设下的【金香化筋散】。

若是完整版的千机箭……单是这一击,身前那小妮子便要香消玉殒了。

「你……你没事吧?」徐焰有点紧张,但面上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道:「早跟你说了,硬要逞强。」

「你……」梦诗气得小脸通红,但偏偏却是无法动弹,无奈得很!

…………

看着这一幕,左家的弟子也是有点手足无措。

本来想要寻仇,却变得这戏剧化的转折,他们都是无所适从。只有一人,面上露出古怪之色:「我说,现在是那个北方大名鼎鼎的天之骄女,无数年轻北方修士的梦中情人的梦诗,没有抵抗之力吧?」

左狂澜一惊,看向左丰。却是发现左丰面色很古怪,看着梦诗的目光,却是泛着一抹淫邪之色:「你想要干甚么!」

左丰嘿嘿一笑:「那可是北方天之骄女,你不想一亲香泽吗?」

左狂澜背后冷汗直冒:「你疯了……你敢得罪焚天山?」

三方的距离不远,那倒在地上的梦诗听到左丰这些大胆的说话,已是变得煞白一片,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就连左狂澜看向左丰的目光尽是骇然,暴喝道:「你是不是疯了!你要找姓徐的麻烦,我没有意见!但你是左家的人,想要侵犯北方梦家的人?」

「嘿……左家?好大的威风。左姓是我娘家的姓,父亲就是因为个左字而入赘,终日愁眉不展。有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有儿子继后香灯?但正如左家人一贯的强势,在家中,我父亲最后难以反抗,悲愤之下自杀死了。」

「你以为我对左家有多大归属感?」

左丰的面上已是露出疯狂之色,声音渐渐变成喃喃低语:「已经够了……已经很努力……我已经很努力了……爸爸,我是乖孩子……只是我怎么也争不过左狂澜……」

左狂澜面色已经变得铁青:「左丰,醒一醒!」

左丰突然抬起头,面上一片狰狞。在他手中的,是一根短刃。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下,左狂澜根本反应不及。短刃狠狠的插在他的腰腹之间!那几名左家弟子也是大惊,在叱喝声间都扑向左丰。只是左丰是年轻一辈中第二人,除了左狂澜之外,他的修为及实力都是最强。

那些弟子在投鼠忌器之下,都被斩伤!

而偏偏,这里是南皇城罕有的渺无人烟处。

「喂!」徐焰立马喊了一声,内心却是有了定数:「疯子!」

左丰的目光立上从左狂澜的身上转向徐焰。

「进不了云府外门,很不甘心吧?这种垃圾的名额,也只有你这等废物才进不了。」徐焰一副冷嘲热讽,一边不管梦诗那无力的挣扎,就这样把比自己高上半个头的梦诗背在身后:「你想要一亲香泽的那个女人也在我手上,注定你甚么都输给我。」

「名门之后?我呸!」

梦诗急道:「你疯了?还在刺激他?」

「闭嘴!」徐焰骂了一声,然后又看着左丰:「有种来杀我啊!垃圾!」

「吼!」左丰暴吼一声,如箭般向徐焰扑向!

嗡!

一抹火光亮起!

一柄通体光焰的刀状纹图成形,从天而降,狠狠的劈落!

左丰虽然已经陷入疯狂,但在左家高强度的级别训练下,各种身法已经成了本能,险之又险的闪避而过!

而当他再次定晴看向,徐焰已经背着梦诗飞快的向着湖边小屋跑去!

…………

「你到底想要干甚么!」梦诗虽然如北方人般爽朗而不拘小节,但她毕竟只是一名妙龄少女,加上从来未与男性有亲密接触,一时间心神大乱!

桂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宁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宜宾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桂林妇科
宁德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