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383章

2019-10-12 18:0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383章

杨振和几个同伴打了声招呼后,自个一人留了下来,走到陈兴身边,“陈市长,您怎么也会来这?”

“被人拉过来玩。”陈兴笑了笑,“你呢,怎么也在京城?”

“来京城开会,认识了几个其他地市的同行朋友,听说有这么一个地方,就跟着过来玩一下。”杨振笑道,眼神从陈兴旁边的张义身上扫过,对张义的身份颇为好奇。

“等下没什么事吧?”陈兴笑了笑,“没事就再进来玩玩。”

“没事了,昨天开完会,本来是今天要回海城的,被他们拉过来玩,就改签了明天的飞机了,就当是给自己放一天假。”杨振笑道。

陈兴点了点头,既然巧合碰上了,他也想和杨振聊聊,这时候张义已经先往里走去,陈兴抬脚跟了上去,示意杨振也一块跟上。

三人一块上了楼,到了二楼之后,杨振见那前头的人还在往上走,心里微微一惊,他们刚才几人过来,可是只能在二楼里玩,三楼说是不能上去,因为不对普通客人开放,即便是他们过来的几人都是地市一级的公安局长,依然没资格上去,杨振和其他人起初还有点不服,后来那带他们过来玩的人跟他们悄声说了一句,几人便彻底噤声。

敢情这家射击俱乐部的来头大着,幕后老板是京城某位高干子弟圈子里的人物,还有红色背景,人家开这家俱乐部纯粹就是用来供圈子里的朋友来玩的,根本就不图赚钱,虽然也有对外开放,但进来玩的也都是非富即贵,他们这地市公安局长的身份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或许挺牛逼,但来到这里,还真是啥也不是。

“陈市长,您那朋友是?”杨振终于忍不住好奇,低声问了一句。

“呵呵,是我大舅子。”陈兴微微一笑,杨振算是自己人,陈兴也没啥好隐瞒的。

“哦。”杨振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颤,张家的人?难怪了,杨振心里释然,原来也有这么大来头,怪不得这么随意的就往三楼去了,张老爷子走了,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这家射击俱乐部有啥不同寻常的吗?像你这种平常随时能碰枪的,也会对这种感兴趣?”陈兴笑着问道。

“嘿,这里头的枪支,很多都是连我都没接触过的,我们干公安这一行的,感兴趣也不奇怪。”杨振笑道。

陈兴恍然,听杨振这简单一句话,已经足以听出别的信息了,看来这背后的老板也不简单着呢,不过想想张义会来这里,也许这俱乐部主人也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物也不一定。

张义到了三楼后才停了下来,已经有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看到张义上来就迅速迎了上来,恭敬的喊了一声张少。

张义微微点头,转头朝陈兴笑道,“陈兴,玩过枪没有?要不要试下最新式的自动步枪,国外黑市上流传过来的,除了这里,其他射击俱乐部,你想见都见不到。”

“是嘛?”陈兴也微微来了点兴趣,他还真的从来没碰过枪,别说是自动步枪,普通的手枪都没碰到过,以他的身份职务,要合法的弄只枪也不是啥难事,不过陈兴心思没在这上面过。

“要试试不。”张义笑道。

“你先玩吧,我先和朋友聊聊天,等下我也去试两下。”陈兴笑着点头,看向一旁的杨振,发现杨振早已经两眼放光,跃跃欲试,比他还感兴趣。

杨振发现陈兴的目光看过来,笑道,“刚才我们在二楼玩,下面的枪支就比较普通了。”

杨振说着,在陈兴身旁坐了下来,头也凑近了一点,“市长,那赵一萍现在书记市长一肩挑,市里可是怨声载道,前天我到元江部长家里拜访,他也是一肚子的苦水,以前赵一萍担任市长时还不敢把手伸到他那里去,现在可不一样了,几乎是要将所有权力都抓在手上,元江部长也是无奈得很。”

“新市长的人选,省里还没传出风声吗?”陈兴皱了皱眉头,赵一萍是个权力野心极强的女人,调到市委担任书记的她因为省里还让其暂时兼任市长的职务,可想而知,赵一萍现在是多么的风光

,以她的性格,收拢权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市委组织部长元江和她不是一路人,她要打压元江也没啥奇怪。

“不清楚,一直都在传省里很快会任命新市长的人选,但到现在也没见个影子。”杨振摇头道,看了陈兴一眼,半开玩笑道,“陈市长,要是您能调回来就好了,我们这些人可就找到组织了。”

“呵呵,这是不可能的。”知道杨振是在开玩笑,陈兴仍是笑着摇头,他调任南州也还不到一年,调回海城是不可能的,再者,他的老丈人现在是江海省书记,他要是调回海城,这岳父和女婿同在一个地方的省市担任领导职务,这就有点太招人耳目了。

“我知道,不过我和元江部长还有其他人可都是盼着你能回来,现在赵一萍咄咄逼人,我们也只能互相抱团支持了,就怕赵一萍更加过分。”

“应该不会的,赵一萍虽然狂妄,但她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除了运气,她也不是完全的狂妄无知,我想她不会太过分。”陈兴眯着眼,仔细的回想起赵一萍这个人,陈兴脑袋里依然有清晰的记忆。

“对了,陈市长,有件事不知道当不当说?”杨振突然想起一事,说道。

“杨局,咱俩都老熟人了,你有事就说,还用得着掖着藏着嘛。”陈兴笑道。

“是这样的,我和市信访局的蔡志民副局长也是老朋友,前阵子听他说好像有看到举报您母亲的信件,当时他还让人特地挑出来,不要理会,不过他隔天就看到信件消失了,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后来一问,才知道被赵一萍的秘书来拿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了?”陈兴神色一惊。

“应该有些时日了吧,不过后面也没啥消息了,蔡志民也没啥在意,前些天跟我喝酒的时候,才无意间听他说起,他还说赵一萍应该是怕对您有啥影响,让秘书取走信件,是要间接保护您的声誉来着。”杨振摇头说道,蔡志民是不知道陈兴和赵一萍私下不和,否则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只不过他当时听了之后,只是在心里记了一下,也没和蔡志民说啥,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晚喝太多酒的缘故,隔天就忘了,这会和陈兴坐在一起,才猛然想起来。

“赵一萍要是还能想着保护我的声誉,太阳都能打西边出来了。”陈兴不屑的撇了撇嘴,杨振说的这事给他敲了个警钟,看来得专门找个时间和父母说说了,平常一定要更加注意,免得被有心人盯着。

“陈市长,赵一萍应该不会出啥幺蛾子吧。”杨振看了陈兴一眼。

“应该不会,我妈只是在林业局办公室工作,以前我也有让她多注意,她也知道分寸,再说那赵一萍应该还不至于主动惹我。”陈兴沉思了一下说道,再怎么说老丈人还是江海省书记,就算赵一萍有省长撑腰,胆子也不可能那么大。

“那就好,最近也没听到啥风声,估计是没啥事。”杨振点了点头。

两人聊着,那边张义已经带着隔音耳罩,端着一把步枪在射击室对着移动的靶子射击起来,里面是玻璃墙,外边的人能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陈兴还远在京城时,南州市,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邓毅的办公室里,南州市副市长曾高强正一脸谦恭的说着奉承讨好的话,曾高强此时心情格外舒畅,他能过来见邓毅,得益于外甥陈达飞和邓毅儿子邓文华走得很近,在邓文华私下帮忙做了下工作后,曾高强终于能够如愿以偿,特别是如今知道邓毅要调下来接替葛建明的位置,曾高强的心情就更是迫切,他希望能抱上邓毅这棵大腿。

曾高强心里有自己的算盘,邓毅看着眼前马屁话一堆的曾高强,听得舒服的他,心里却是颇为不屑,不过脸上并没表现出来,他在南州并没啥根基,虽然在省委工作了两三年了,但之前是从通南市调上来的,现在调到南州担任书记,相对来说也是个外来户,曾高强是本地干部,在邓毅眼里,无疑就有了利用的价值,这会,邓毅面对曾高强,也是笑容亲切。

说句直接点的话,双方心里各怀鬼胎。

宁波性病
忻州妇科
福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宁波性病医院
忻州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