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莫言麦家蒋方舟他们为什么跟李总理一起去拉编制

2020-11-18 12:3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莫言麦家蒋方舟,他们为什么跟李总理一起去拉美

李克强对拉美的首访,也创下了他就任总理以来出访时间最长、行程最远、途经国家和城市最多的纪录--加上爱尔兰、西班牙等经停国,他将走访6个国家、7个城市,历时13天,飞行5万多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圈还多。此次随李克强出访的庞大代表团里,除了官员和企业家,还有几张大家熟悉的面孔: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小说家麦家、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驻哥伦比亚大使汪晓源说,在哥伦比亚,作家们将陪同李克强出席中拉人文交流研讨会,这将是“中国和拉丁美洲人文界人士的首次当面交流”。而据文化部得到的消息,随后在秘鲁,作家们将再次出席中拉文明互鉴的系列活动。此前,作家随同国家领导人出访的情况并不多见。2009年,莫言曾和正在德国访问的习近平共同出席法兰克福国际书展开幕式。而此次作家随访远赴拉美,还是头一回。莫言,靠诺奖敲开拉美大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他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影响孔子学院拉丁美洲中心执行主任孙新堂告诉:“行动地点附近的居民被提前疏散我接触过当地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包括学者、公务员,一提到亚洲文学,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村上春树。让他们说出一个中国作家的名字,太难了。”因为工作关系,北京大学西葡语系教师范晔曾几次前往拉美进行文化交流。在他的印象里,大多数拉美人对中国文学的印象,还停留在林语堂、鲁迅等人,甚至更久远的《论语》《道德经》上。而据从事西班牙语版权交易的出版人李程透露,“进行西语版权交易的中国作品,一年不会超过10本,即便最终走进了书店,销量也就几百本,多数都进入了图书馆、大学和相关的研究机构”。■哥伦比亚作家、1982年诺奖得主加西亚·马尔克斯,其代表作《百年孤独》影响深远1982年,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捧回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文坛带来极大震撼。两年后,莫言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正是在这里,他接触到对自己产生重要影响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他曾回忆说:“我在1984年第一次读到《百年孤独》,心情就像当年马尔克斯在巴黎读到了卡夫卡的《变形记》一样:原来小说可以这么写!”2004年,西班牙凯拉斯出版社总安赫尔·费尔南德斯·菲尔墨赛勒读到了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英文版,被深深吸引,决定出版西班牙语译本。他开玩笑似的向读者们介绍说,这是一位‘超越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中国作家’。”然而,《丰乳肥臀》的翻译难度,远远超出了费尔南德斯的想象,到2007年才正式出版,印量为3000册。此后,凯拉斯出版社又陆续引进了莫言的《红高粱》《天堂蒜薹之歌》《生死疲劳》等多部小说的西语版权。其中,《天堂蒜薹之歌》是至今为止莫言作品中最受西语读者欢迎的作品。由于许多拉美国家使用的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因此,西班牙语出版市场实际覆盖了大部分拉美地区。凯拉斯出版社的一系列尝试,为提升莫言作品在西语读者中的影响力,进而进入拉美市场打下了基础。不过,头几年,这个市场的反馈却颇为尴尬。2012年10月11日莫言获得诺奖时,评委会在对他的评价中说:“他借助魔幻与现实以及历史与社会视角的混合,创造了一个世界,所呈现的复杂程度令人联想起威廉·福克纳和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但与此同时,在墨西哥的各大书店里,连一本莫言的作品都找不到。莫言获得诺奖后,他的作品热度瞬间攀升。“我们多次再版了他的所有作品,还将它们印成口袋书,一次就出版了1万册。可以说,莫言是近几年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作品销量最好的作家之一,再加上他的作品本身十分具有吸引力,全世界的出版社都很想与他合作。”费尔南德斯说。麦家,近乎奇迹的“麦旋风”■2014年7月,麦家(左一)接受墨西哥收听率最高的广播节目采访对麦家而言,上世纪60年代“拉美文学爆炸”时期涌现出的一大批优秀作家对他的写作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承认自己是有拉美文学情结的:“像马尔克斯、(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聂鲁达,都是我很喜欢的作家,但喜欢的程度并不一样,而且不同的时期,我会喜欢不同的人。总的来说,博尔赫斯对我的影响可能更大一点。无论是个人气质也好,还是写作风格也好,(我们)可能比较接近,所以我对他非常崇敬。有人说,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英雄,博尔赫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我心中的英雄。”麦家此前压根想不到,自己的作品会在博尔赫斯的家乡掀起一道“麦旋风”。2013年8月,五洲传播出版社组织了一次外国专家座谈会,讨论中国图书的对外推广计划。五洲图书出版中心国际合作部副主任姜珊告诉《环球人物》,正是在这次座谈会上,西语世界最大、全球第八的出版集团--西班牙行星集团的版权负责人与麦家进行了深入交谈。因为看好麦家作品的市场前景,他们许下丰厚的条件:首印3万册,12.5%的版权分成。“此前,中国作家的作品首印基本在两三千册,有的甚至不满千册,属于非常小众的图书。而且他们给麦家那么高的版税,是国际顶尖作家的待遇。”姜珊说。2014年6月,五洲与行星集团合作,推出了麦家代表作《解密》的西文版。《解密》成为第一部列入行星集团最高端“命运书库”的中国文学作品。更大的手笔还在后面。据姜珊回忆,当时,行星集团比照马尔克斯,为麦家打造了长达一个月的推广方案--在18条马德里的公交车线路上投放大幅广告,“谁是麦家?你不可不读的世界上最成功的作家”;在西班牙最大商场“英国宫”、最着名书店“图书之家”,墨西哥最美书店潘多拉,被誉为世界最美书店之一的阿根廷雅典人书店的最重要位置,精心布置《解密》的码堆;邀请麦家本人到西班牙、墨西哥和阿根廷巡回宣传25天,并安排了107家媒体的采访,其中包括西班牙最着名的三大《国家报》《世界报》和《ABC报》;打造一部类似电影大片的宣传广告,在电视和视频站上播出……■2014年7月,麦家在阿根廷雅典人书店与畅销书排行榜合影。榜上第二名,就是《解密》西语版当麦家拿到那份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推广行程,曾满心忐忑:“3万册的首印量确实很诱人,但如果销不好又是个苦果,会留下后患。”他希望自己能借势做好宣传,把销量做上去,让出版商尝到甜头,“这对我个人和中国作家深入走进西语世界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为了帮他尽快获得签证,阿根廷拉普拉塔市市长巴勃罗·布鲁艾拉专程向阿根廷驻沪总领馆发函,称“麦家是世界上最着名的作家,他的到来是今年拉普拉塔市最重要的一次文化活动”。在阿根廷,他被当地发行量最大的杂志《FOR YOU》邀请到雅典人书店进行采访。一位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告诉《环球人物》:“到了书店后,将麦家带到阿根廷畅销榜前,‘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了吗?恭喜你!你的书现在排名总榜第二,文学榜第一!’当时,这本书刚上市不到一个月。”在西班牙,麦家探访了马德里中央车站中心书店,被店主和服务员一眼认出,纷纷要求签名并合影。在墨西哥,国家美术宫图书介绍会现场,原本350人的场地被挤得满满当当,过道里都站满了人。连墨西哥总统的中文翻译、着名汉学家莉莉亚娜也找到麦家,请他给墨西哥总统佩尼亚·涅托签名赠书……强大的宣传攻势,让麦家很快在西语世界名声大噪,首印的3万册在不到1年内全部售罄。麦家说,自己在拉美市场的成功并不仅仅是运气,更是因为“写了一个好故事、碰到了一个好翻译、‘搭上’出版界豪门”,加上“世界正急需了解中国”。麦家还走访了博尔赫斯的故居、私人起居室和私人收藏馆。此前,这些地方从不对公众开放,接待东方作家也是破天荒头一遭。坐在博尔赫斯写作的沙发上、走在他笔下的玫瑰色街角、听着他的学生细细讲解、拥着他的头像合影,麦家和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2015年4月中旬,麦家接到来自中国作协的一通,与他敲定一个月后的拉美之行。重回拉美,他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总理出访代表团成员。十万里出访,弥补人文交流短板■青年作家蒋方舟■中国作协主席铁凝除了莫言和麦家,随同李克强亮相拉美的中国作家,还有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书记处书记阎晶明、外联部副主任张涛、青年作家蒋方舟。“确定人选的标准,是‘知名且有一定分量’。为做影响普通用户的正常使用。如何降级成iOS7.1.1呢?之前IT之家已经分享了一个方法好人文交流,又将一些文艺界的权威人士,比如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王瑶也选了进来。”无论是常驻拉美的外交官员、拉美文学的权威学者、出版市场的一线尖兵,还是拉美当地的文化界人士,大家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同一个忧虑:翻译,是中国文学走进拉美的最大障碍。2012年,五洲传播出版社第一次派队伍参加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国际书展。为了解中国作家在拉美市场的认知度,展会现场,姜珊派发了近200张调查问卷,答案令人瞠目--仅有3个人表示自己听说过中国作家。两年后的那趟推广之行走下来,麦家也做过一个统计:采访自己的107家媒体中,81家问到了莫言,但除了莫言,他们知道的中国作家不超过3个。“我告诉他们,在中国,像我这样的作家至少有100个,像《解密》这样的小说至少有100本。”或许也是看到这样一个近乎残酷的现实,在中国作协主席任上,铁凝推动开展了一系列相关项目。据她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8月,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对外翻译资助工作,首批已向10个语种的33部作品提供了翻译资助;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翻译工程,首批有24部作品获得资助。有业内人士分析,职务背景显然是铁凝此次随访的重要原因。出访拉美前,李克强刚在国内掀起一阵“创高潮”。此番拉美之行,出访“梦之队”中几位着名作家的面孔,让人们再次看到这位大国总理的创新一面。中国社科院外文所所长陈众议,本来也是此次拉美行的随访人员之一。虽因身体原因未能成行,他还是参与了国务院研究室主持的出访前准备工作。长期研究拉美文学的他,用一句拉美谚语描述了中拉双方意欲向对方借力发展的深层原因:“距上帝太远,离魔鬼太近。”“一直以来,拉美都被视作美国的后花园,但随着其自身实力的增强,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拉美国家走向世界的意识越来越强。他们想要成为未来多极世界里的重要一极,在国际问题上掌握更大的话语权、发挥更大的作用。鉴于此,拉美国家希望能借助外部力量实现这一转变,而中国正是这样一个可以借助的力量。”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拉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前驻玻利维亚、巴哈马、哥伦比亚大使吴长胜的一席话,可以视为对那句谚语的进一步解读。但中拉合作伙伴关系,仅包括经济合作显然是不够的,文化交流是深化关系的必然选择。吴长胜分析说:“中国和拉美,一个是东方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另一个是美洲文明的起点。双方在文化和人文交流方面应该互学互鉴。受空间和历史等客观原因限制,中拉人文交流虽然不断密切,却仍是双方关系的短板,两国之间的彼此了解还很缺乏。李克强总理不远十万里,显然就是要弥补这一短板,为双方合作注入新的内涵。”他认为,唯有如此,才能夯实中拉关系的民意基础,让中拉关系更加稳固、绵长,也为双方合作开拓新的增长点,打开新局面。姜珊的描述则更加“接地气”:“去年我再去拉美参加国际书展时,我们的展台前热闹极了。不断有人来问,这本(中国)书讲的是什么?那本书在那里能买到?你们有没有菜谱?有没有学中文的书?看得出来,他们了解中国的意愿越来越强。我希望人们先从饮食、语言等基础问题入手,再慢慢通过文学作品了解中国人的内心世界、处世哲学。这需要一个过程,但人文交流的意义一定影响深远。” 特约撰稿 李强 王迪 肖莹 郑心仪据环球人物杂志专供

责编:传媒

藤黄健骨丸
华邦制药甲氧沙林片效果怎样
湿疹结痂掉后皮肤发红不平
TX振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