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丹武至尊 第一千零七十章 发现陷阱

2020-01-18 10:3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丹武至尊 第一千零七十章 发现陷阱

一路上,苏寒继续留意其他梵天圣者麾下天才的踪影,不过让他感到微微有点奇怪的是,一上午并没有发现自他梵天圣者麾下天才的踪迹。

到了中午时分,几名天才的情绪明显非常高涨。苏寒却突然道:“我们换个方向,往另一边走。”

“苏寒师兄,怎么了?”

这几名天才,都开始喊他师兄。

苏寒道:“再往这个方向走,是非太多。”

他也没有解释太多。

众天才都是吃惊,在这么大的荒僻岛屿里,怎么知道前面有什么是非?难道说,他有强大的感应能力,能预知到前面有什么是非不成?

不过,他们同样也没有问太多,因为现在苏寒在他们心目中,是无所不能的。

跟着苏寒,一群人改变路线,换了一个方向开始绕行。

……

“该死,这小子是狗鼻子么?怎么如此灵敏?”

在苏寒他们本来前进的方向,前方不远处,几个天才目光中充满怨毒,盯着苏寒他们离开的方向。

他们明显看得出来,这一群人身上,有着为数不少的圣令。

本来他们布置的陷阱,是打算守株待兔的,结果快到陷阱的区域,对方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掉转方向了!

这几个家伙,穿着蚀日圣者一脉的参赛服装,明显是蚀日圣者麾下天才。

不过,他们在这里布置陷阱,倒不是专门针对苏寒他们一行人,而是不管哪一家的天才路过这里,他们都要抢的。

这一次圣令争夺战,蚀日圣者一脉是冲着冠军位置去的,而且对冠军位置势在必得,非常饥渴。

苏寒他们一行五六个人,他们本来以为这是一条大鱼的,结果,对方来到陷阱附近,竟然临时掉转了方向。

这让得他们不得不怀疑,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这几个梵天圣者弟子,根本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陷阱?

几人之中,有一名一头青发的皇境二重天才,显然是这一群人的首领。

“何青师兄,之前我们已经打听到了,昨晚南斗圣者一脉的司马炎,已经在梵天圣者一脉手中栽了。”

说话的,是蚀日圣者一脉的另一名天才。

“那又如何?”这何青冷冷一笑,“那司马炎,本来就有勇无谋,根本不知道敌人的底细,就要去撩拨人家。他输了,我一点都不意外,他就是不输在梵天圣者一脉手中,也要输在别人手中。”

“可是,那打败他的,却是梵天圣者一脉新来的那个家伙啊,那个家伙修为根本不强,是王境九重。”

何青淡淡道:“武道世界,也不能完全以修为高低论强弱的。看样子,那名叫苏寒的小子,是得了什么奇遇,才能以王境九重的力量,跟皇境三重抗衡。”

“是啊,而且我们终究是道听途说,没有亲眼看到事情的经过。听说那司马炎是在赌斗中输了,也说不定,是那苏寒小子玩了什么花样,让那司马炎中了计。”

“没错。”那何青摆了摆手,“大家走,以最快的速度,从他们前头赶超过去。然后继续布下陷阱。我估计,他们刚才掉转方向,只是巧合罢了。再来一次陷阱,我就不信他们不中招。”

“何青师兄,这几个家伙身上固然是有几枚圣令,不过,我们在他们身上花这么多心思和时间,真的值得吗?说不定这些时间用在打劫别人身上,咱们早就打劫到更多的圣令了呢?”

有人提出异议。

“你懂什么?”何青冷冷道,“这苏寒,是得罪了秦尧公子的人。秦尧公子想要他死,只不过,在这圣令争夺战里,不能生死搏杀罢了。但即使这样,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还是可以的,至少让他知道,梵天圣者一脉,不是他能轻易得罪的对象。”

“没错,秦尧公子让乌延师兄教训那个苏寒,我看,压根就不用乌延师兄出手,就凭我们几个,就能办到了。”

几个家伙,自言自语一阵,然后纷纷祭起身法神通,身影一个接一个消失。

……

苏寒一行人,掉转方向走了一阵,苏寒突然停了下来,眉头一皱。

“苏师兄,怎么停下了?”其他几个天才都有些纳闷,同时警惕起来,“难道是附近有敌人?”

苏寒摇摇头:“本来不想惹什么是非,对方却偏偏要撞上来。”

“苏师兄你说什么?难道这附近真有敌人?”几人惊讶问道。

“你们看这前方一带,树木草叶,明显有被人为摆弄过的痕迹。从不知情的角度看,似乎前方只是一片荒林,不过,仔细看去,却有一些人为阵法的痕迹。”

苏寒道。

几人听了,便往前方望去,在苏寒的指点之下,几人果然发现了一些极为细微的可疑痕迹。

如果不是苏寒指出来,光靠他们的眼力,极难察觉。

“苏寒师兄的意思,是前方有陷阱?”几人极为惊讶。

“很有可能。”苏寒点点头,“如果不是有陷阱的话,前面断然不会有这么多人为的手笔在里面。”

苏寒的观察力,是这几人远远不能比的。

“这陷阱,会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吗?还是……”几人明显有些迷糊。

苏寒摇摇头:“那倒不一定,对方明显是想在这里暗算沿途经过的人。而且,至少应该有好几人,是一个团伙。”

“那咱们,还要往前走吗?还是……干脆绕道算了?”

几人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对方好几个人,如果真的发生冲突的话,苏寒神通广大,曾云他们几个却担心自己会拖后腿。

“绕道?”苏寒悠然一笑,“中午那一次,我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不想惹出是非,所以选择绕道。没想到,他们又上这边来。人家花了这么多心思招待咱们,咱们总不能让人家失望吧?”

“苏师兄,那咱们是要过去?”几人张大了嘴。

“要过去,不过,却不是按照他们设定的路线过去。按照这个他们设定好的方向过去,咱们等于是送菜上门。”

苏寒道。

“那,苏寒师兄你的意思是?”

...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联系电话
军海医院鄢军
吉林白癜风治疗费用
怀化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辽宁市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