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笛声邪性总裁缠上瘾小说

2020-09-16 02:41: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性总裁缠上瘾小说 《邪性总裁缠上瘾》小说的主角是迟欢韩宸,由作者绾凉创作的 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当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之后,迟欢也终究过上了向往已久的平淡生活,当初和韩宸经历过的一切恍如都是昨天的过眼云烟,但是她也一直深信着就是之前经历的曲折才造就了现在的迟欢和韩宸,他们之间所经历的挫折和磨难,使得将他们两个人牢牢的捆绑在一起,那些没有经历过风风雨雨的陪伴,一场风刮过就什么都不剩了。

>>>《邪性总裁缠上瘾》在线浏览 <<<

《邪性总裁缠上瘾》第394章 最后的计划

迟欢亲身给云朵榨的果汁,气氛可谓其乐融融,让迟欢有了生女儿的想法。

韩家这边韩宸主外,迟欢在家里主内,虽然有杰克不停施压搅局,但一切还算顺利。

而韩家的平和,便意味着杰克的不顺心。

自从王莲玉去世以后,杰克看似动用身边所有的关系,压了韩宸一头。

但实际上,韩宸在环球的根基深厚,杰克所做的努力,不过是在表面卷起风浪而已。

那些支持韩宸的人,始终没有动摇。

而墙头草投奔向杰克的人,也使韩宸看穿了人心,尽可能将属于自己的势力撤出来,交到自己信任的人手中。

杰克这么1闹,等于帮韩宸剔除了一些摇摆不定的人,更扎实了环球。

……

城郊别墅内。

杰克由于计划连连失利,这已是今天第三次发脾气。

地面到处都是碎瓷,周围所有黑衣属下都站成一排低头一动不动。

杰克从沙发上猛地站起身来,想要大声说什么,结果或许由于起身动作太猛,而一时有些眩晕,扶着额头坐了回去。

底下的属神华集团下想要过来搀扶,却被杰克挥手挡了回去。

“老板,你保重身体啊,现在环球有一半不是掌握在我们手中吗,而且您要我们散播的消息,我们已尽量放出去了。”

“放出去了。”

杰克抚着额头忽然一声嘲笑。

“放出去有甚么用?你看到成效了吗!成效在哪里!”

“这……”

“我要你们干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你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只是区区搬倒一个无关紧要的上家而已!有用吗!”

杰克声音回荡在别墅内,全部大厅内寂静针落可闻。

再没有1人上前说话,生怕他将问题的矛头对准自己。

杰克叹息1声。

“韩宸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他……自从出了事后,他再做什么事都当心异常,我们的人试着探进去,结果都被挡了回来。”顿了顿,那属下1脸为难道:“他做事是越来越滴水不漏了。”

“我让你们搞出花样来,让环球股市下跌,衰落,然后乘机收购,可是你们看看,都睁大眼睛给我看看。”

杰克冷笑两声:“也许我输的缘由,就是由于养了你们这一堆废物。”

“老板,关键是韩宸实在狡猾,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他在帮上家的时候,竟然提防着我们,给自己留下余地,现在上家仿佛又要死灰复燃的模样,我们……”

“固然不能给他们重新燃起来的机会。”

杰克声音发冷:“我已混迹商场这么长时间,难道计划到现在这类地步,还吞不下一个环球吗。”

“我看,的确有些为难。”

“甚么?”

那属下立即低头下去:“我的意思是说,是说,韩宸狡猾,我们在加以施压的话,不知道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万一决心反扑的话,我们恐怕会有些为难。”

杰克沉默。

的确,现在自己的境况大不如前,特别最近,竟有些被韩宸压下一头的样子。

看来事情不能继续这么拖延下去,成与不成,自己要做最后1搏。

王莲玉这条线路已完全断掉,自己要想得到环球,只能吞并。

如果韩家人再不知好歹的话,如果得不到他宁愿毁掉。

“环球,虽然我在你身上砸下很多精力,但如果最后那一天你依然不属于我的话,那么,千万不要怪我。”

杰克眯眼,召唤底下属下过来,几声吩咐。

那属下脸色明显变得难看起来。

“老板,这么做的风险会不会太大?就算我们以后真的得到环球,再救回他,恐怕都要浪费好些精力。”

“你懂甚么?环球如果有一天只剩下一个空壳子,都比南城一些名望公司强。”

杰克眯眼看向窗外。

“是韩宸将我逼到了今天这类地步,不给他一点色采瞧瞧,他以为我会这么沉寂下去吗。”

“可这风险……”

“得不到就毁掉,你跟在我身旁这么长时间,这点东西都没有学到吗?”

杰克声音发冷。

总归环球也不是他打下的,如果得不到,自己也不亏损甚么。

顶多折送进去一点资金而已,那就当是为了自己最近浪费精力的买账。

“是。”

那属下虽然犹豫,但没有违背再进言,弓身退下。

……

迟欢在韩家别墅内,生活安静平和。

不论外面公司出现什么事,韩宸都不会将情绪带到家里来。

云朵在韩家住了不过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及日本、韩国就扩大对朝鲜制裁原则性达成一致天而已,已完全将韩家上下关系摸透,并且成功光复了韩乐乐。

迟子归顿时觉得自己在韩家的情况越不如前。

尤其云朵,每次韩乐乐说自己的时候,正要反击时,云朵都会在一边静静补刀。

完事还一脸无辜的看向迟子归,后者想要反驳两句,撞上云朵无辜的眼睛,也只能作罢。

饭后云朵习惯性随着迟子归。

迟子归一脸无奈,上楼以后回头看向云朵。

结果不料小丫头跟的太紧,居然撞上迟子归的后背。

迟子归皱眉转身过来。

云朵正嬉笑揉着小鼻子。

“小哥哥你去哪啊?”

“回房间。你不要再随着我了好不好?”

“我……我最近有些想家。”

云朵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迟子顾归一愣。

想家?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妈妈要是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想办法来哄她的。

迟子归眉头微微皱起:“那你随着我的话,就不会觉得想家了吗?”

“嗯,看见小哥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想家了。”

“那,那好吧。”

迟子归无奈摇头:“我回房间换一件衣服,你在门口等我,不要乱跑知道吗?”

“好的。”

迟子归为了保证云朵不在迟欢眼前乱说话,特别说关于想家的事,进房间再出来一共不到5分钟。

云朵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暗暗失笑。

韩乐乐小姨说的果然对,自己只要1提想家的事,小哥哥什么事都答应了。

“小哥哥你真好,小哥哥以后我随着你一生好不好?”

“甚么?”

“由于云朵喜欢小哥哥啊。”

迟子归知道她不过是1句玩笑。

但还是因云朵莫名其妙的要求1愣,想了想,告知自己没必要当真,旋即惯性点头:“好吧,都听你的。”

否则她找到妈妈那里去,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好哦!!”

云朵高兴的手舞足蹈,小裙子边都飞了起来,并且兴高采烈往迟子归身上扒。

迟子归有些莫名所以,但他照旧半是理解的弯下腰来。

他整整高出云朵半脑袋。

他侧身弯腰,以为云朵要说甚么,却在小云朵够到他脖颈一瞬,细嫩的手臂一带,小嘴柔柔软软凑了上来。

迟子归一愣,瞬间全身都如雕塑般开始僵硬。

脸颊上柔软温热且湿润,他知道那是甚么,可又有些不敢相信。

一个四岁的孩子,她当不明白‘吻’的含义,更何况她只是亲吻他的脸颊。

在云朵的认知里,这样的亲吻算是密切的表现,就像爸爸妈妈对自己一样,可是于迟子归,却是完全另外一番翻江倒海的感受。

他向来连手都未曾让几人碰过,更何况是脸颊!?

第一反应僵硬,最后几乎不假思考的动作,便是直接将犹自沁溺在欢喜中的小云朵,下意识推开。

邻近年关,迟子归行将5岁,不过身为男孩子本就力气大些,加上云朵年纪小又未有防备,他这一推,小云朵全部身子都翻了出去。

踉蹡两步惯性后退,最后小脚踩到地面的毛绒熊爪子,小云朵身子1歪,而后直直向后倒去……

韩家二楼客房,多数采取木质家具作为典雅装璜,小云朵向后倒,期间堪堪擦到实木梨花椅的边角。

好在那椅子被打磨极为油滑,加上质地上乘,小云朵只是手臂被擦破,额头稍微淤青而已。

手臂伤口虽小,但那鲜血照旧会细细密密向外溺。

小云朵自小便是家中掌上明珠,自小到现在,有着用人的照料,她受伤的几率小之又小,如今她手臂出现伤口,待人看到,定是会心疼查问究竟。

那哥哥怎么办?

摔倒的小云朵第一反应并不是疼痛哭喊,而是呆呆如木偶,斟酌着哥哥会不会被骂。

但她此刻的反应看在迟子归眼中,却是反应迟钝后知后觉————她在等自己来扶她么?

也对,是自己害她受伤的。

惊愕过后迟子归脑筋飞转开始推敲应对政策。

现在就去找妈妈认错说是意外?还是先把这丫头抚慰下来?

不会留疤吧,这丫头在家里可是客人。

迟子归皱眉,不过顷刻,他立即上前软声细语道歉解释。

“云朵,方才哥哥只是不当心,哥哥是太高兴了,如今竟不想害的云朵受伤……”

迟子归皱眉的看着云朵伤口。

“痛的话就哭出来,这都是哥哥的错。你可千万不要去我妈妈那里告状,从今以后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好不好?”

“我……”

手臂火辣辣的痛觉使云朵红着眼圈,但眼泪,却始终没有落下。

“哥哥我没事的。”

小云朵挤出1抹微笑:“哥哥我去房间换衣服,伤口很小的,袖子长点遮的住,哥哥不要担心自责,我不痛,不会与迟妈妈说。”

小云朵本是安慰本是令迟子归稍微呆滞感动,却是后一句‘不会与妈妈说’听在耳中,却似要挟。

迟子归立即皱了眉头,却照旧含笑:“云朵乖,让刘妈帮你上药吧,否则这天发炎就不好了。”

“不行不行!”

小云朵1劲摇头:“刘妈会同迟妈妈说的,我不同痛我不痛,哥哥云朵先回房换衣服,你看房间吧……”

小云朵不顾伤口与额头淤青,捡起地面偌大毛绒熊,那脚步几近逃跑。

新生儿胃胀气怎么办
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小儿腹泻的主要原因为
宝宝腹泻老是反反复复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