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二十四章 藤田由美

2020-01-16 21:0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二十四章 藤田由美

“什么?这条白蛇是神殿的灵蛇?

但是,它告诉我,它不喜欢你呀!”楚文惊讶地说道。

其实,就在神女刚一来到的时候,这条白蛇就已经告诉了楚文。

神女“噗嗤”一笑,楚文发现笑还有第三大特点,笑有连续性。

“这个家伙,它不是不喜欢我,它是不喜欢神殿。

一个月以前,它就是从神殿里偷偷地跑了出来。我接受师傅的法旨,从东京追踪到北海道,一直追到今天才算是追上它。”神女有些无奈地说道。

神殿,什么狗屁的神殿?那是你小鬼子们的神殿。

想到这里,楚文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神殿是一个什么样的准则,但在我看来,每一个生灵都应该有它们自己生存、生活的权力;每一种生灵都应该有它们自己的生存、生活环境。

鸟儿失去了天空,它们会高兴吗?

走兽失去了自然,它们还能够生存吗?

我们人类只是生灵中的一员,而不是生灵们的主宰。

刚才,这条白蛇告诉我,它在神殿里生活得很不快乐。”

“你能够听得懂白蛇的语言?”神女惊奇地问道。

“世间生灵生而平等,因平等而彼此尊重,因彼此尊重才能沟通、交流,你说对吗?”楚文的最后一句话,是问那条又重新爬回自己肩头的白蛇。白蛇好像听懂了似的,拼命地点着头。

这个神女听了楚文的话以后,歪着头看着白蛇,想了一下说道:“你的话好像有些道理,但是我今天必须把青大将带回到神殿,因为它离开神殿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的师傅会非常不高兴。

但你今天说的话,我回去要问一下师傅。

不管怎么说,是你帮我找到的青大将,我欠你一个人情。”

说完,神女朝着楚文嫣然一笑,尽管神女面罩白纱,看不清她脸上的笑靥,但楚文想来,那一定很美。

楚文也笑了,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欠了我的人情,我总得知道是谁欠的吧!

否则,我将来收人情的时候,收错了就不好了。”

“那就等你收错人情的时候,再说吧!”神女说完,朝着白蛇一招手,白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楚文的肩头,爬上了神女的手臂。

神女看了一眼楚文说:“时间不早了,我必须得走了。”

说完,神女朝着山下走去。

这就走了?都没有道别,太没礼貌了。

欠别人的人情,都欠得这么天经地义?

神殿的人都是这么操蛋吗?

楚文在心里暗暗腹诽。

也许是听见了楚文心底的牢骚,已经走出去十几步的神女,突然停下脚步。

她回头说道:“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名字叫藤田由美!

另外,我要跟你说,你搭讪女孩子的方式很一般哦!”

藤田由美说完,她的身影伴随着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远远地去了。

卧槽!

藤田由美很出名吗?

我就知道真由美。

想不到今天,我堂堂的楚大天王,居然被一个岛国的小娘皮给调戏了。

以后,谁要是再敢告诉我,岛国的女人都是温柔、腼腆、逆来顺受型的,我楚文第一个跟他急眼。

楚文下山以后,汇合马阳光等人一起返回物部氏的村子,只见等在村口的一杆挑和小红,还有物部氏和中臣氏的人,都已经要望眼欲穿了。

楚文等三个人跟两位老族长告别以后,登上了面包车,扬长而去。

车上,楚文给马阳光、一杆挑和小红,三人之间彼此做了介绍。

然后,楚文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听到楚文的问题,马阳光说道:“我们太极会的总部在大阪,我们现在去飞机场。”

一听这话,楚文禁不住咳嗽了一声,说道:“坐飞机吗?

那啥,先等一下。我们三个人是偷渡过来的,没有带身份证。”

“什么?

停车、停车。”随着马阳光一顿的大呼小叫,丰田面包车‘嘎吱’一声急刹车,停在了路旁。

接着,马阳光招呼一个小弟,取出后备箱里的单反照相机,现场给楚文、一杆挑和小红照相,然后用把相片传回北海道札幌的太极会分会。

最后,马阳光还往太极分会打了一个,他在里大声吼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困难,立刻给我搞出来三**康保险证来,四个小时后,我要在札幌的飞机场见到。”

楚文等马阳光吼完了,提醒道:“我们没有身份证,造假的话,直接造身份证就好了,什么健康保险证就不要做了。”

“哈哈……”听楚文这么一说,马阳光笑痛了肚子。

然后,马阳光说道:“岛国人不使用身份证,他们也没有身份证。”

“什么?这是为什么呢?”这回轮到了楚文惊讶了。

马阳光耐心地解释说:“岛国人为啥没有身份证呢?是因为身份证制度给岛国民众留下巨大创伤。

二战时期,每个人都要将自己的姓名、年龄、住址、血型等信息写在布条上挂在身上表明身份,这样既能防止间谍活动,又能在受伤的时候便于抢救。

死亡后,还可以凭身上标牌就是去认领尸体。

所以战后,岛国社会将身份证制度视为“国民总背番号制”。

人们认为,国家通过“人人一个番号”的方式掌握民众所有信息,从而有机会“恶用”到征兵、用民众资产偿还国家债务等,而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

这也是二战后,很多届内阁推行身份证制度,最后不了了之的原因。

另一方面原因是岛国的企业大多数都是终生制,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在一家公司工作,住所也不更改,周围都是认识的人,不需要用一个什么证件来证明自己就是本人。

岛国的社会治安相对来做得很好,警察也不会用怀疑的眼光审视街道上来来的国民,让人出示身份证明。

所以,岛国人在保护个人信息方面一直做得很好。

他们一般用驾照、国民健康保险、护照、学生证、教师证等证件来做身份证明,但就是没有统一的身份证制度。”

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没有身份证也行?

楚文听得是目瞪口呆。

荆门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牛皮癣十佳医院
肿瘤生物免疫治疗
清远白癜风治疗价格
肇庆癫痫病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