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金牌主持 第553章 都是纸上谈兵

2020-01-09 16:48: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牌主持 第553章 都是纸上谈兵

“我们还是听姚总继续说下去吧,我想听听姚总这位末世专家对于丧尸病毒爆发之后,平民和军方在应对丧尸危机时的不同表现。”汪谦并没有回应众人对他的调侃。

“我对丧尸类的游戏、电影、电视、一直很感兴趣,所以在汪老师提出这个议题之后,我特意对这方面的思路进行了梳理,我并不是什么专家,说的不一定正确,说出来也是让大家乐乐而已。”姚承洲谦虚了几句。

“你不是专家还有谁是专家?如果丧尸病毒爆发了,姚总一定是活到最后的人。”其他人对姚承洲的谦虚不怎么买账。

“行,那我继续就刚才的话题说下去。我刚才说到对于平民来说,最困难的就是要立刻处决伤员,因此在平民中,尤其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丧尸一定会形成病毒式传播并快速杀死大部分平民,转化其中的一部分。幸存者因为现代生活秩序的崩溃,会面临补给,疾病,突发事故的威胁而不得不脱离自身较为安全的庇护所,这造成了崩溃后的二次伤亡。”

“在很多描写崩溃后世界的作品中,我们会发现一些平民形成的幸存者营地,一般设置在大量丧尸难以接近的位置,具有防御工事和武装,有稳定的水源食物供给,严格的外来人员管理制度,不接受外来幸存者或者隔离观察制度,这种营地就可以在末世存在很久,除非被百万级丧尸军团过境碾轧。”

“正规军队的话,我们不讨论战略级武器,因为对于一城一地,战略核弹洗地就算毁灭了丧尸集群,人类自身也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军队因为其组织,武装,面对丧尸危机幸存概率就是非常高的

,包括会被军队优先保护的高级部门。”

“即使正面战场失利,军队转移到有充足补给和严密防护的军事基地,核战工事,以及远洋舰队等地点,坚持到五六年后丧尸自己解体回归大陆也是非常可行的方案。”

“但是前述的优势是建立在放弃保护平民的前提上,如果军队选择拯救平民,难度就要增大很多。军事要塞本身容量无法收容大部分平民,因此对于平民的保护一般是要在人口密集区或者设立好的点就地抵抗。”

“战术防御上,军队如果没有提前得到预警,特异化的对丧尸作战装备是来不及全面列装的,军队的第一难题是他们手中的武器是对付活人而非丧尸的。动能弹药即使能够将丧尸身体撕碎,也并不能减少其危害性,而在几百米交战距离上精准爆头,是大部分现代士兵所不具备的能力,因为他们在战术训练上也不追求这方面。”

“破片爆炸武器对于丧尸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丧尸的设定是只要大脑不被完全破坏,对于身体的伤害不会致使其死亡,不会流血,不会疼痛,不会因失去重要脏器而丧失战斗力,现在杀伤人员的破片爆炸武器除非非常幸运地命中并破坏头部,钢珠或破片即使将丧尸打成筛子也不影响它的危害性,因此不存在针对人类那样一颗手雷方圆几十米没有活物的效果,而仅仅只是可以击倒爆炸近点的丧尸,其中有一部分可能还会爬起来,效率很低。”

“火焰喷射器和空头燃烧弹是完美的武器,但是前者并不普遍装备,后者引来了军队正面硬刚丧尸军团的第二个问题:火力持续和补给。”

“无论是弹幕打碎丧尸还是燃烧弹洗地,都是要大量消耗弹药的,消耗但要之后就需要时间再装填,同时战场上的弹药还需要不断地补充,这就造成了不可避免的火力真空期,因此,只要丧尸够多,堆过防线只是时间问题。”

“在弹药真空问题的同时,士兵的体力也在高速消耗着,丧尸军团不知疲倦不会恐惧,可能一次作战就需要前线士兵不停作战几昼夜,战斗后期士兵是否还有体力坚守防线就成为问题。”

“要保护的平民数量越多,作战面积就越大,弹药补给和人员疲劳的压力就越大。有十四亿人口,军队数量约两百五十万,米国有三亿人口,本土军队数量约五十万,这数据虽然不准确,但不存在数量级差异。即使存在临时动员,因为战争形势是直接在国土核心内部开花,动员能力也会大打折扣……因为你征召的预备役人员可能已经在逃命的路上了。”

“面对丧尸危机的时候,如果国家组织还存在预备役动员能力,一般说明丧尸危机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表现为普通的治安事件,情况可控不需要进行动员,如果进入需要动员预备役的情况,可能已经有大量人口被转化,动员能力已经大大削弱。”

“这种军民比例,军队必须收缩防线放弃很大一部分平民。军队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处理大量平民中的伤员和未发病感染者,平民人数越多隐患越严重。最终结果还是军队得以大部分保存而平民伤亡惨重。”

“而这些伤亡的平民,一大部分都会补充到丧尸大军之中。”

“综上所述,按照大部分电影、电视、游戏、中的丧尸设定,生化危机爆发的结果是平民社会被大部分摧毁而武装组织则会得到最大程度的保留并在战后重返世界开始重建工作。”

“这就是我对平民和军队在丧尸造成的末日危机时的一些粗浅看法。”姚承洲结束了他的讲述。

“徐老师你似乎有话要讲?”汪谦伸手向徐继超示意了一下。

“其实我大部分观点和姚总都很不一样。”徐继超笑了笑。

“不一样很正常啊!一样才不正常,我刚才也都是瞎说,徐老师你想到什么也都可以说出来,这次就是个座谈会而已。”姚承洲向徐继超说了几句。

“我觉得吧,丧尸本身的武力值很一般,大部分电影、电视、里的丧尸行动迟缓,少部分丧尸即使动作灵敏,也没有超过人类体能的极限。”

“理论上一身密闭的钢铁盔甲就能让丧尸无可奈何。要知道人类的牙齿并不擅长撕咬,简易式的钢铁盔甲造起来又没有任何难度,动几下鼠标即可大规模生产和列装。”

“除非从爆发到灭世都是在全球大小所有城市同步爆发,历时短到只有几天,否则穿上一身封闭盔甲,手里拿上一根斧头什么的,就能安全体验现实版的消灭僵尸小游戏了。”

“大规模的尸潮在电影、电视、游戏里总是显得很无敌的样子,但事实上这种大规模的尸潮缺乏战略规划和战术协调,完全不是成建制军队的对手。电影、电视、游戏里的军队都是用轻武器正面硬刚丧尸,这只能说是纯属剧情需要,为了看起来更好看、更刺激而已。”

“现实中的军队真遇到这种情况,才没有傻到这种程度,随便把大规模尸潮引到某处平地聚集起来,然后大口径火炮炸到灰飞烟灭。再不济,成排坦克过去碾压总没什么问题吧。”

“更简单的方法是活埋,现在不是有很多地下工事吗,地下飞机场什么的,直接用几个活人吸引大批量丧尸进入地下工事,等到洞里塞满了,然后两头洞口一炸填埋起来,瞬间搞定。”

“所以我觉得吧,丧尸导致的世界某日,主要还不是丧尸本身的攻击力有多高,而是丧尸病毒超高的传播率和转化率。以及社会秩序崩溃后为争夺生存资源导致人类间的自相残杀。”

“说到这个丧尸病毒的特性,目前还真没有这种病毒出来,我们人类社会已知的那些传染病菌,传播范围和致死率往往是相反的。”

“一种病毒如果致死率高,那就传染不广,因为作为病毒载体的宿主死亡太快,来不及感染太多人,比如埃博拉之类的烈性病毒。”

“如果传染广呢,致死率肯定不高,比如感冒病毒。所以对付病毒的关键之处一是寻找抗体,由于人体的差异性,大规模传染肯定会出现免疫者,有了免疫者就可以制造免疫血清。”

“二是阻断传染途径,欧洲当年就是依靠清洁水质、消灭老鼠、隔离患者消灭了黑死病。但是电影、电视、里的丧尸病毒不一样,丧尸病毒的牛叉之处就是传染快、转化高、还无药可解,这事实上并不现实。”

“刚才和姚总争论了丧尸爆发后,城市不宜居住的问题,我想了想之后觉得姚总说得确实很有道理,这种病毒在人群密集区域的扩散是无法阻挡的,另一方面大城市的生态系统确实脆弱得超乎想象,完全依赖周围地区的供养。”

“下水道堵塞就能让城市无法居住,一旦丧尸爆发,阻断了食物和饮水的输送,再加上断电断气,现存的食物和水极速耗尽,用不了三天,剩下的人就得为了食物开始自相残杀。到了那时候,活人比丧尸更危险。”

“大部分的活人大概都是被活人杀死的,所以我说,电影、电视、确实高估了丧尸的威力,或许在城市中丧尸病毒会快速传染,形成死城,但是之后一旦离开人群密集区域,缺乏快速感染途径,病毒就很难快速传染了,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住在城市里。”

“从全球的范围来看,大部分人还是居住在广阔的农村,这样,丧尸电影的设定的的传染途径其实就不太科学了。大致是国内靠丧尸嘴咬,国外靠飞机旅行,鉴于并不是所有人都生活在城市里面,大部分的农村地区,山区,沙漠地区,海岛,地广人稀,不仅交通困难,而且难以满足传染的人群密度,又完全可以封闭起来自给自足,很难大面积传染。”

“像我每次回老家,坐车都要十几个小时,高铁加长途汽车加短途客车,最后再用脚走,还没进村,远近的狗就已经嚎成了一片。我就静静地看看丧尸不坐车、只用脚走,要何年何月能走到我老家那儿。”

“另外,并不是所有地区都通飞机,像亚非拉美国家,像什么非洲部落,诺大一片区域别说飞机,连卡车都不多,单靠人体撕咬来传染,可能丧尸在路上脚指头都烂光了还没走到有人的地儿呢!”

“所以,假使真的爆发丧尸病毒,最多在开始的时候灭绝城市居民,然后武装力量在抵抗无望的情况下,撤出城市,广大地广人稀的农村地区因为交通不便,难以大范围传染病毒,之后会在军队的入驻下,形成一个个星罗棋布的军事堡垒。”

“等到列装各种防撕咬盔甲或者研制出疫苗,和挖好大坑之后,主动将城市中的丧尸军团引到预定区域,然后火烧也好,炮轰也好,活埋也好,总之各种轻松到爆碾压无脑的丧尸军团。”徐继超结束了他的讲述。

“刚才听姚总谈丧尸,觉得丧尸挺可怕的,现在听徐老师这么一说,又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了。”张萌迪发表了她的看法。

“丧尸到底可不可怕,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我觉得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里说的都是纸上谈兵,究竟徐老师说得对,还是姚总说得对,还是要等到丧尸危机爆发了才知道。不过汪老师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合作拍摄一部丧尸电影,到时候请姚总和徐老师过去做技术指导。”刘小美也开了口。

就在众人很热烈地发言着的时候,一名负责送茶水的工作人员,突然青黑着脸、满嘴的血冲进了场内,她流着口水,眼睛如饿狼一般盯着场内的所有嘉宾,似乎在寻找攻击目标。

“这谁给化的妆?太象了吧?”徐继超夸赞了一声。

“这眼神和肢体动作也很专业,很象真正的丧尸。”姚承洲也点了点头。

沧州市人民医院医专院区怎么样
温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医院到底咋样
扬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天津市男科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