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神帝逆 第三十二`章-行更名,坐改姓 一

2019-10-12 21:4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帝逆 第三十二`章:行更名,坐改姓 一

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闻讯而来的林媚立于床前,一脸担忧的神情,金龙舞自然是知晓此回玩的有diǎn大。

贸然强行突破,若非是有神秘老者与林战的相助,怕是自己的xiǎo命,早已魂归冥冥。

但当他看到向来天大地大的林战脸上,居然有着那么一丝羡慕嫉妒,难免有些吃惊,然后有了一丝惘然。

他心神耗竭,所以才会昏迷过去,最后凝成战骨后,战气操控也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自然不清楚自己修行竟是如此猛烈,破境直入武者。

相较于那些诸多还在武徒境界锻体修行的人,无疑是一步登天。

林战看着刚刚醒转的金龙舞,挠了挠头,暗道这xiǎo子果然福大命大,竟真的靠吃辣椒破了境。自己与爷爷及时赶来助这xiǎo子突破,于他而言,无疑是一种福缘。

爷爷对此人青眼相加,难不成,早就看出了这xiǎo子的资质不同凡响?就连刚刚被爹拉去商议大事,临走前也不忘嘱咐自己对他多加拂照。

林战摇了摇头,不明所以。

不过……这xiǎo子未能修行之时,便可与龙月街头一战,可见,若是能修行到与自己一般的高度,自己以后的想找人打架,便不愁没有对手了。

念及此,林战眼中闪过一丝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

继而,林战猛然想起一事,心中不免忧虑。一步登天固然不同凡响。然而,依着他的修行思想,修行犹如筑天阙,入武境修行,底固方成朝天阙。一步登天

,忧患太大,一旦与人交战,定然是朝建而夕塌。

金龙舞自是不清楚林战此刻心中的诸多心思,也无暇他想,只是半仰着身子,静静的接受着林媚为他拭去额头的汗水。

闻着丝绢上的阵阵幽香,不知为何,此刻却是极为喜悦满足。

仿佛比那一刻凝骨终成,还要高兴几分。

……

议事厅内,林俊坐在椅子上,听着林叶尽述昨日密室商议的情况,双目微阖,右手端着茶盏,左手揉着太阳穴,显然是疲惫已极。

整整半个月,埋伏于考校大比之下,心神本就耗费极大,加之昨夜更是强提心神,替xiǎo乞儿引导战气凝形,对于他的心神损耗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今只有儿子林叶在,自然是不需强打心神,苍老之态尽显。

林叶在议事厅内来回踱着步子,焦躁不安,看着爹苍老的面容,虽知晓此时不应叨扰他,可仍是迟疑了片刻,将爹找了过来。

毕竟,昨夜密室商议一事,拍卖场主太过独断专行,轻描淡写间,便认为此次异族之危已经解除,无疑是将整座城池的安危置于个人情感之上。

这叫林叶如何不焦躁!

“爹!那拍卖场主,实在是太过刚愎自负了!如此这般下去,倘若异族只是虚晃一枪,并未远遁,该如何是好!”

“爹!你作为瀚海七家中的长辈,您若是出面劝解,想来拍卖场主不敢不给你面子。”

“依我所见,当务之急,是找到来瀚海城的那位使者。既然那使者受命调查异族内奸一事,应该有权反驳拍卖场主的想法。”

林俊此时换了手法,捏着眉间缓解疲惫,闻言,张开双目,道:“使者一事,你不用多想了。你此前一直在追查使者一事,费了太多心思,徒劳无功罢了。”

林叶瞠目:“什……”

“此前我早就闻讯过连山易。那xiǎo子对你是守口如瓶,可对我这个“老丈人”,万万是不敢撒谎。使者一説,实则是为了混淆视听,那拍卖场主,便是那真正的使者。你呀!心思皆是白费了!”

连山易,当年追求林凤,更是将林俊视作老丈人,对其言听计从。若非后来出了个龙镇天,只怕就成真的“老丈人”了。

“什么!”林叶拍案而起,惊道:“这般説来,便无人能掣肘拍卖场主了?!那这瀚海城,危矣!”

林俊一叹。

林叶忧心忡忡道:“主大局者,最忌一意孤行。这般下去,瀚海城必有大祸!我林家世世代代护卫瀚海,难不成会在此时折戟沉沙?!”

林俊疲惫道:“为权谋者,其心思不可揣测。我观那拍卖场主,自异族袭杀以来,禁城门,查药店,设局考校大比,皆是上上之选,没道理在此时突然感情用事。”

林叶蹙眉,欲言又止。

林俊挥了挥手,平淡道:“天霸羽那xiǎo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如何脾气,你们或许还不了解,我可是了解的很呐!虽然平时性子刚烈无匹,可却是真心为瀚海着想,要不然也不能下辖数百执法者。可这次,却显得过于奇怪,性子暴躁过了头,不似往常,耐人寻味。你们呀,身在局中,自然是看不透。”

林叶悚然而惊:“难道説……”

为何拍卖场主会与天霸羽联合设局?难不成,瀚海七家之内,真有异族内奸?!

林俊摆了摆手,示意林叶噤声,随即轻声笑道:“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甚清楚。只是……不可説。”

林叶背后尽被汗水打湿,低声道:“知晓了。”

林俊微不可查的diǎn了diǎn头,起身道:“这半月以来,我心神损耗巨甚,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接下来的事情,你只需装作不知,配合就好。”

林叶似有所思道:是。”

林俊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一事,似有意似无意的説道:“那xiǎo乞儿,你们果真走了眼,虽説资质的确称不上极好,可胜在勤能补拙,日夜修行。此次突破,亦是理所应得。既如此,便让他入了林家吧!”

林俊口中的入了林家,自然不是普通的入了林家。

林叶心中一震,继而微微蹙眉。可既然爹开了口,自己自然无从反驳,只得低声道:“是。”

林俊察觉林叶的些许情绪,也不多做解释,径直离开了议事厅。

……

瀚海城门口,一位大汉,低着头,将身形笼罩在灰色大衣之下,极为不引人注意。

“姓名。”

“宇霸田。”

“为何出城?”

“押送货物。”

“没问题了,走吧!”

“多谢。”

(这一周,天天被爸妈唠叨要找工作,满脑子都被找工作刷了屏,打断了灵感思路。泪崩……)

七台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扬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黄冈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七台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扬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