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超日太阳唱空城计:倪开禄转移被法院查封资产

2019-10-12 23:0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华夏银行、上海银行两家此前对超日太阳的贷款分别为0.5亿和0.75亿,其中部分已逾期。

一家曾向超日太阳放过贷的上市银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这家企业现在态度消极,不配合。”

这头,“11超日债”的首次付息日,2013年3月7日近在眼前。

那头,多家银行因贷款逾期,向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超日太阳”)提起诉讼。

超日太阳董事长倪开禄,曾经这么比喻自己:“过去这一年我的感觉是,自己就像个消防队长。”

众所周知,超日太阳目前正处于困境期,忙于四处“救火”的倪开禄好像与“消防队长”这个称号确实匹配。

但部分银行业人士,似乎并不这么认为。“这家企业现在态度消极,不配合”,一家曾向超日太阳放过贷的上市银行人士表示。

此外,更令银行担忧的是,倪开禄可能会转移部分被法院查封的位于九江等地的超日太阳子公司的设备至青海;这些设备归属的子公司,多数为此前超日太阳向银行办理贷款的担保方。

据悉,由上海银行同业公会牵头的“债权人协调小组”仍在超日太阳和各家银行之间调停。

超日太阳“不配合”

2013年2月27日9时,浦东人民法院本部第14法庭,华夏银行方面早已在原告席就坐,而超日太阳方面却迟迟不见人影。

此次华夏银行与超日太阳诉讼的案由为“保证合同纠纷”,被告实际为上海超日(九江)太阳能有限公司(下称“超日九江”)。

据华夏银行方面聘请的律师透露,超日太阳之所以会“不见人影”可能是因为“法院传票发到了超日九江,而那里早已停产,办公室空无一人,只有保安在,所以传票并没有被签收,而是被退回来了”。

超日太阳于今年1月17日发布的公告称:超日九江、超日洛阳的生产线、卫雪太阳能组件生产线、本部电池片生产线处于暂停生产状态,本部组件6条生产线中有2条生产线在正常生产,目前公司业务尚在运行。

在经过短暂等待后,华夏银行一位出席开庭的人士联系了超日太阳的一位负责财务的高层,其表示会与公司法务部商讨此事。

又是近20分钟的等候,超日太阳方面并没有一个是否会派人过来的准信。“我在之前去超日太阳上海总部的时候,发现他们法务部张贴的‘大事表’中就写着与我们银行的官司在2月27日,”上述华夏银行出庭人士表示,“所以可以看出,虽然传票被退回来了,但是他们还是知道今天有开庭的。”

一家曾向超日太阳放过贷的上市银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这家企业现在态度消极,不配合。”

随后,华夏银行方面又与法院方面做了沟通。负责此次庭审的一位书记员也称,“此前致电过倪开禄,但并没有联系上。”

最终,由于超日太阳方面无人出席,庭审并没有进行。“即使超日太阳上海总部那边派人过来了,还得看是否有代理权”,“倪开禄目前人在青海,让他授权肯定是没办法了”,上述华夏银行律师认为。

此外,理财周报记者还从法院方面了解到,原定排在这起诉讼之后的,关于超日太阳和上海银行的“金融借款纠纷”一案也因故取消了。

上述华夏银行律师表示,“之后可能通过公告送达的方式向超日太阳提起诉讼。”

所谓公告送达,即是在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情况下,法院通过公告将诉讼文书有关内容告知受送达人的一种特殊的送达方式。值得注意的是,通过这种方式,自公告发出之日起,经过60日,即视为送达。

担忧查封资产被转移

华夏银行与超日太阳的关于“保证合同纠纷”一案,超日九江实际为华夏银行向超日太阳贷款的担保人。

超日太阳2012年中报显示,超日九江为超日太阳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经营太阳能材料、太阳能设备、太阳能灯具、电子电器生产、销售、安装等业务。

“目前,超日九江的资产已经被法院查封”,上述华夏银行律师透露道。$$分页$$

2013年1月30日,超日太阳发布公告称:2013年1月15日,倪开禄及其女儿倪娜已与青海省木里煤业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关于转让公司股权的意向书。

根据《股权转让意向书》的约定,倪开禄与倪娜拟将其持有的共计约3.7亿股本公司股份中的部分转让给木里煤业,股份转让完成后,木里煤业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比例将不低于35%,保证其在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地位。

超日太阳的长期合作方,同时也是超日太阳最大客户之一的天华阳光集团(下称“天华阳光”)的董事长苏维利曾表示:“希望超日太阳能的全部生产设备近期都搬到青海,其实超日洛阳、九江的生产线不少是闲置的,没有出口,搬至青海更有效益。”

倪开禄也在今年1月初谈到过:“在青海谈项目时,青海领导还很关心我们遇到的困难,还问要不要移过去,什么都能给解决。”

银行方面也十分担忧,倪开禄可能会转移部分被法院查封的资产至青海。“可能会派专人到超日九江监督”,上述华夏银行出庭人士表示。

上海才富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认为:“非法处置,包括转移查封资产,情节严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超日太阳是否有可能为此冒险值得怀疑。”

上海银行同业公会调解

据上述上市银行人士透露,“上海银行同业公会牵头的‘债权人协调小组’仍在超日太阳和各家银行之间调停。”

上海银行同业公会是由设在上海市行政区内的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自愿组成的专业性、非营利性、行业性社会团体法人,其业务主管单位为上海银监局。

超日太阳1月17日发布的《关于流动性风险化解方案》的公告显示,“公司有4.1亿元左右的银行借款逾期。”

另一份资料显示,华夏银行、上海银行两家此前对超日太阳的贷款分别为0.5亿和0.75亿,其中部分已逾期;加上另两家股份制银行在2月到期贷款共计1.2亿;假设超日太阳期间没有偿贷,公司目前的逾期贷款约在6亿。

但上述数据并没得到华夏银行、上海银行等银行确认。几家银行均表示:“由于案件仍未了结,不便作出回答。”

新乡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抚顺治疗阳痿方法
茂名整形美容费用
新乡治疗阳痿方法
抚顺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