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道尊战魂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日族 冷夜寒

2020-01-18 10:2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尊战魂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日族 冷夜寒

“娘,这都两个月过去了,云师哥怎么还没出来啊,你说,云战哥能达到风师祖说的四品魂师吗”?灵珠注视着前面不远处那一座已变成足有百丈大小的冰山说道。

灵香儿叹了口气道:“也许吧,这个小家伙处处透着与众不同,你师祖说他能做得到也许就真能做得到吧,你风师祖乃是神器榜首,他的弟子应该错不了,倒是你。。。与他的差距越来越远了,如若今年的武魁之榜上你连前十都取不到,那我灵族的颜面不被你丢尽了才怪”。

“哎呀,娘,你对女儿就那么没信心吗?放心好了,今年的武魁之榜上前十名定会有灵珠这个名字的,这点你不用担心”,灵珠神秘的一笑后说道。

恰在此时,两人说话间,天地之间突然狂风大作,与此同时,一股股暗黑色的灵气,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涌来,朝着两人面前的冰山猛猛的灌了进去,随着咔嚓之声不断传出,百丈大小的冰山在暗黑色的灵气的灌入之下也已迅速的龟裂开来,出现了层层断节。

看见如此景象,灵珠不由的惊呼出声:“娘,你快看,云师哥开始进阶了”!。。。

魂武大陆,南界,千兽山脉,群山起伏,万树林立,这里是魔兽的天堂,王者的世界,同样,这里也是无数的天才诞生与陨落之地。

只见一少女约十七八岁年纪,手持zǐ金枪,身穿zǐ金甲,脚踏zǐ焰云,嘴里娇喝声不断的传出,正在与一狼头人身的魔兽疯狂的对轰着。

“小姑娘,狼头魔兽口吐人言了,你走吧,我不想杀你,你打不过我的,其实倒不是它不想杀死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而是这个精明的狼头魔兽,已经发现了不远处的一道身影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它,它自信无法与此人匹敌,因此,它才说出此番话来,想让这个小姑娘知难而退”。

抹了一把因体力透支而出现在额头的香汗,小七想起了之前老师说的话:“小七,你想在武魁之榜的百万天才中脱颖而出,那么你就只有付出别人十倍乃至百倍的努力,一个字“战”,只有战斗才可以激发你体内的潜力,也只有不断的与死亡擦肩而过才会奠定绝世强者的资本”。

每当想起师尊的这些话,再想起对云哥哥的承诺,“未来的路上即便是再难走,也有我陪着你一起”小七的骨子里都会再度升华那属于帝国公主的蛮横与倔强,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桀骜的凶狠,手中zǐ金枪闪电挥舞,脚下鬼步凌空出世,“少废话,赢得了本姑娘这把zǐ金枪,我的命,你的”!

“小姑娘,我看你是找死,本尊若不杀你,我凶狼威名何在”!凶狼怒了,也顾不得千丈之外的那道苍老身影了,只见其双手大张大合间青色的战气舞动而出,好似那天际之处的乌云,处处透着神秘之意,却又暗含无比的杀机。

“木属性战气,终于露出底牌了,这才合我意,”攻击中的小七不屑的道,只是嘴上说着,手上的招儿可是没有丝毫的怠慢,狠辣无情的鬼爪,刚猛霸道的zǐ金枪,神鬼莫测的鬼火,绝技千变万化般的打出,竟一时之间,令得已达到六品魔兽的凶狼也是无法招架得住。

点了点头,望着远处的那道娇小人影,夺天寿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满意,这妮子进步的倒也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高阶战狂挑战六品初阶魔兽而不落败,倒是也不枉我一番苦心的教导了,这一届的武魁之榜也许又会是第二个火舞,我北界门终于也要有出头之日了,看那些东界,南界的老不死的还敢小瞧我北界门不。

所谓夜里别议鬼,白日别谈人,这不,正在夺天寿洋洋得意时,一道久违的熟悉之音就在这时候传来了。

“夺天,我说你也真是不够朋友,既然已来了南界为何不到我部落来坐坐”,随着话落,夺天寿的身边出现了一老一少两道身影。

只见老人长得是一派的气宇轩昂,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一股王者般的威严,一身黑袍更显独树一帜,三缕长须,更尽霸道之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南界四大部落中排在第三位的华派部落头领“华帝”。

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位帅气公子,年约二十左右,一身银衣罩体,更显丰神如玉,气质翩翩,其修为也已经达到了高阶战皇的层次,且体内乌光暗涌,此人竟是一名魂师。

而这些还不是最让人惊讶的,此人最让人震撼的还是胸前之上那一个大大的黑纹太阳图案,也许这对别人来说看不出什么,但夺天寿的眼光何等毒辣,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上古时期日族的装扮,这也就意味着面前这位少年已得到了上古时期日族的传承,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少年的眉宇之间的傲气太浓了些。

一惊过后,夺天寿便很快的回过神儿来,懒洋洋的看了华帝一眼,口气颇为不屑的道:“华老,你还没死吗?没想到你的寿命还挺长”。

闻言,华帝只是哈哈一笑,丝毫不以为意,显然,两人之间已经太过熟悉了,这种见面就掐的场面万载以来都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从弱冠年华到年老夕阳就从来没有改变过,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友情达到了一定高度的另一种表现呢。

“放心,你都没死,我是不会先去的,黄泉路上我也得拉着你做个伴儿不是”,华帝笑吟吟的道:“对了,夜寒,还不见过夺师叔”。

少年一听,忙恭敬的走上前去一拜:“晚辈冷夜寒参见夺师叔”。

就这一声夺师叔顿时叫得夺天寿火冒三丈,这不是明着占老夫的便宜吗,怎地也该叫师伯吧,当然,从华帝那满脸气人的表情上,夺天寿知道他也是故意这么做的,狠狠地白了一眼华帝后,夺天寿还是很有长辈风范的扶起了冷夜寒,道:“行了,不必那么拘礼,老夫不喜欢这一套,别竟学你师尊那套虚头巴脑的玩意儿”。

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夺天寿赶紧占了个口头上的便宜。

华帝听后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没有与夺天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将一对寒目扫向了正在与凶狼对轰中的小七:“这丫头底子不错,就是对战经验微少了些,怕再难敌得过凶狼百招,夜寒,待会若是你师妹不敌,你上前去搭把援手”。

“是”,冷夜寒应声后,便朝着小七与凶狼战斗的方向走了过去。。。

没有阻止冷夜寒,主要是夺天寿也想看看这位被华帝调教出来的少年到底有着多少斤两,日族的攻击之术是不是也如传说中的那般可怕,他始终抱着些许怀疑,因为他不相信,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公子哥,会比他精心打造出来的关门弟子强。

似乎看出来了夺天寿的不服,华帝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一对自信的目光再次的扫向了远处。

正如华帝所说,此刻的小七已经微微的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攻击出的招式也没有先前的狠辣,在速度上也明显的慢下来了许多。

凶狼一见小七的动作呆缓,心中大喜,手上招式一变,木属性战气青光大放,拳拳幻出,刚猛无比的朝着小七的要害部位疯狂招呼出手。

就在小七要落败的那一刻,突然一道铿锵有力的断喝之声传来:“师妹休慌,看师兄来也”,紧接着,一股无限炙热的银光战气闪电般席卷而来,只一个照面,便将凶狼击退了百丈之远,而后,冷夜寒以极其潇洒的造型站在了小七的身旁。

“师妹暂且退下,看为兄帮你将它打发了就是”,冷夜寒的声音充满了不可一世的狂傲。

在这个时候,小七已经不敢在逞强,因为她的战气着实已经达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尽管她不认识身前的这位自称师兄的男人是谁,但她还是很听话的退了下去。

之前冷夜寒离小七太远并没有看清其样子,可当来到了近前,冷夜寒顿时惊为天人,好漂亮的师妹,看来今天我冷夜寒必须要露一手了,想到此处,冷夜寒目光之中突射一缕寒茫,冷冷的道:“孽畜,竟敢伤我师妹,我宣布,你的寿命到今天为止可以终结了”。

说完后,冷夜寒单手一抖间,出现一个圆形轮子被其抓在了手中,圆形轮子很特别,除了边上有一处把手处,其余部位的外围都挂满了半月形弯刀刃,一眼望去,这种畸形兵刃给人的感觉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无坚不摧”,相比于小七的zǐ金枪,更是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味道。

“小鬼,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就凭你”!凶狼瞪着一双凶狠的眼睛说道,只是在无意间,凶狼的目光还向远处的华帝与夺天寿扫了扫,显然,它真正惧怕的并不是面前这两位,而是百丈之外的那两道人影。

自南界长大的冷夜寒岂能看不出凶狼的狡黠,其心里此刻想的是什么,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便胸有成足的道:“别看了,赢过我手中的“日光轮”,你自可安然离去,不然的话,哼哼”。。。

华东医院闵行门诊部预约挂号
河南省胸科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江西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榆林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